我要开店
从打工人到微型跨国公司CEO,他们在阿里国际站“逆袭”人生
发布时间:2021-08-18
来源:阿里巴巴国际站
4528
用手机看

得益于数字技术不断降低全球贸易门槛,大量的创业者、小企业加入跨境电商的行业,成为“微型跨国企业”。

背靠广大的中国制造,他们更善用数字平台,即便是新玩家,也能迅速完成选品、采购、销售、物流、报关、收款、结汇退税等过去大企业才能搞定的复杂生意。

和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浪潮一样,无数人从“打工者”变成了“老板”,从01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数字化新外贸不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和命运,也改变了中国外贸的格局。

今天,我们分享三个80后外贸人成长为跨国公司CEO”的故事。他们说,在新外贸这条赛道上,创业其实没那么难。

#1

从销售员到“发明家”,4人小团队开启全球大生意

83年出生的冯长豪,读书时学的是国际贸易专业,毕业那年同学都建议:一开始不要去上海或者深圳闯,宁波有很多小型工厂,适合年轻人先去涨涨经验。就这样,冯长豪去了宁波做外贸。

在宁波过了几年“打工生涯”后,冯长豪跳槽到上海的外贸销售岗位,渐渐地,他不满足于给所谓的家族工厂服务。听说LED是风口,深圳是全球的生产基地,他辗转到深圳的一家LED企业做起了销售,这也成为他接触到植物照明的契机。

两年后,领导提拔冯长豪去做外贸,面临一年好几百万的营业额指标和父母的催婚,身为独子的冯长豪毅然回到老家。

回到家乡后,冯长豪最初想把三门峡当地生产的量仪销往海外,但以失败告终。这时,冯长豪与前东家签的离职保密协议已经到期。带着首次创业的不甘心和魄力,冯长豪选择了植物照明这条细分赛道。他拉来了曾经的工作伙伴和老家的亲戚,包下一家工厂,组成了四个人的团队。

为了研制符合海外需求的产品,他不得不自己搞起了发明。他在网上买了植物照明灯具样品,在家里的餐桌上铺了一个试验台,将灯具拆解又重组。基于之前的LED灯具从业经验,试验进行得很顺利,它发出来的亮光介于蓝光和红光之间,有一点粉粉的感觉。

那盏灯在客厅亮了一天一夜,冯长豪觉得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产品销售。“那时候想的是一年能卖出去50盏灯就算很成功了。等我们把产品图拍好后上传到国际站,当晚就有客户看到这个产品,说想做我们的美国代理,那一刻真的太激动了。

2020年的疫情成为冯长豪创业的一个关键节点。疫情重创海外实体经济,很多百年百货商场都无法幸免,濒临破产。跨境电商抓住机会,异军突起,逆势增长。疫情之前,全球有将近三分之一或者将近一半的贸易通过线下展会进行。疫情爆发后,很多没有线上贸易习惯的国外客户不得不转到线上来和中国卖家谈生意。冯长豪也在国际站上收揽了大批新客户。

这一年,光是国内的植物照明行业同比2019年就增长了5倍。冯长豪自家工厂的销售额也从2019年的500万元人民币飙升到1500万,预测今年能达到2000万人民币。而中国出口的植物照明灯具,在北美目前更是能占到70%

他告诉自己,这条路选对了。

#2

数字化新外贸:白手起家的乐土

和冯长豪类似,做护肤品生意的覃鸥和电子设备小企业主漆华林最近两年收入也都翻了倍。数字化的新外贸模式,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新时代的跨境电商具备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买家、卖家全员年轻化,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已然成为国际贸易的主力。目前在国际站上,85后占到卖家人数的一半,4成之多的海外采购商都是90后。

上大学时,漆华林和同学靠内贸赚了点小钱,很快因为市场狭窄、竞争激烈而难以为继。这时大学同学告诉漆华林,一种叫作“喷码机”的工业产品在国外很畅销。虽然漆华林英语不精、不懂外贸、资金紧张,但他想着,“树挪死、人挪活”。2017年,犹豫了大半个月后,他开通了国际站账户。

开通账号后接到的第一份单子,由于缺乏经验,当时团队不知道如何开“形式发票”。情急之下向阿里小二询问,对方马上分享了一个模板给他们,“我们第一份正式的形式发票就是这么做出来了。”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依托互联网平台,做外贸生意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我们每天都是在电脑上跟客户打交道,省去了很多所谓的谈判和酒局。”2019年,漆华林公司的利润上来了,2020年则翻了3倍,目前他的公司发展到了12人的规模。

和漆华林一样,80后的覃鸥也是跨境电商创业者,还是一位二胎妈妈。他们的人生轨迹相似却又不同。

覃鸥学的是泰语,2012年,从云南民族大学毕业之后,她入职外贸公司,在那待了三年。初出茅庐的覃鸥靠着翻译软件和国外客户建立联系,从小白开始摸索,逐渐变成独当一面的销售领导。

2018年,覃鸥猛然发觉,自己手上盘活的客户已经够她独立运转了,她辞掉工作,正式开通了国际站账号。尽管有在外贸公司的工作经验,但覃鸥的创业之路并不顺利。最让她头疼的是文化差异。她曾经和一位黑人客户谈生意,通过聊天软件发送了一个白人笑脸的表情包。该名客户立马不干,谴责覃鸥是在种族歧视。

创业中的种种不顺让覃鸥渐渐积攒经验,也开始调整心态,机会随之而来。国际站上来的美国客户询问她那儿有没有护肤品。他告诉覃鸥,当下中国护肤品在美国卖得很好。这下覃鸥才对身处的环境仔细审视了一番。云南拥有如此丰富的护肤品原材料,自己却从未察觉到其中的商机。覃鸥逐渐过渡到护肤品行业,将当地的花卉植物开发为护肤品的原材料。

3年间,她组建起6人团队,目前达到了年收400万的目标,还包下广东工厂的一整条生产线。

跨境电商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更直接、紧密。通过互联网,覃鸥触及到异国他乡更真实的客户需求,逐渐找到适合自己的经营品类,这成为她创业成功的关键转折点。

#3

数字新外贸:年轻人的“新玩法”

短短十年间,外贸生意已然天翻地覆。新的创业者必须顺应时代的需要,主动出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冯长豪说,创业没有那么难,只要认真审视,总能发现机会。

“原本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个产品推销到国外,老板也不可能带着业务员天天参展。阿里巴巴国际站,是一个成本最小,却又能把产品推广到全世界的方式。”冯长豪看到了植物照明灯具的红利,顺势申请了国际站的账号。作为没有门路的外贸创业者,只有用好互联网,才能敲开做生意的第一扇门。

“假如说一个美国人想和咱谈生意,他肯定第一个想到的是要到国际站来,因为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到世界上最多、最真实的中国工厂。”冯长豪称,以往的线下贸易交流会参加者众,包括厂家、经销商、中间商等等,沟通成本高,在国际站上则不会存在这些问题。

覃鸥也抓住了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红利。依靠数据,她能精准获得客户的反馈,以此全方位进行产品的更新、升级、迭代。

她公司卖得最好的一款眼霜正是得益于此。那款眼霜的效用只能持续68个小时,但去眼袋的效果非常好。而这正是美国客户最喜欢的,因为派对文化盛行,很多人都希望能在参加活动的时候展现出最美的一面。

“跨境电商好的一点是,我可以先销售出去,再大量生产,我可以跟客户说货期大概是1530天左右。和传统外贸不同,覃鸥基本不囤货,走的是轻资产路线。

这款眼霜到现在都很畅销。覃鸥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一位南非的客户也在国际站上找到了她,一下子就订了5万盒。这让覃鸥赚到了第一桶金,也激发了她的更多创业动力。

生了二胎后,覃鸥在家庭生活中的时间比重有所增加,但她觉得自己变得更强大了。

覃鸥说,生大宝的时候,自己没有断母乳就开始工作了,生二宝时则是没出月子就开始干活。她经常一手抱着孩子哺乳,一边对着电脑。“你不会觉得辛苦,你反而会觉得,这两个孩子是你的动力。”

#4

时代变了,“零门槛”做外贸不是梦

无论是对于覃鸥、漆华林、冯长豪,还是更多的小微跨国企业创业者来说,国际站在物流、报关、转账方面都给予了他们极大的便利。

漆华林曾为转账头痛不已,经常因为钱款问题而拖累做生意的进度。跨境贸易外汇资金收支耗时久,到账晚,是行业内的一个普遍痛点。“以前海外买家用跨境电汇(TT)汇款后,到账的周期要2-7天,不确定性很强。

为了切实解决行业痛点,阿里巴巴国际站推出了“瞬时到账”服务,将商家资金到账时效提升至平均不到半小时。商家可以通过后台清晰地看到买家打钱的时间、预计到达的时间。不仅如此,资金流转信息也会有提醒,时间可以精确到几点几分。

覃鸥回忆,“有的客户会有所顾虑,但是阿里巴巴国际站扮演了一个桥梁的角色,我们可以在这个桥梁上进行交易,双方都有保障。”

对于“安全感”这个词,冯长豪也深有体会。他曾给美国客户发送在三门峡本地农业银行所开的账号。对方没见过这家银行,不敢打款。“但后来,在阿里巴巴国际站的信保服务之下,我们和美国客户建立了很好的信任关系。”冯长豪说。

“国际站也有专门报关的服务,你只要把货给他,他都可以帮你弄好,阿里还会定期的组织一些同行业者的交流和学习活动。”覃鸥说,在国际站上做生意,不用操多余的心,这有利于创业者集中力量办大事。

在走了不少弯路后,冯长豪越来越确信中国制造在未来的前景,“很多东西只有中国能做,我相信这场疫情已经说明一切了。它不光是便宜,而是只有中国才能做到高质量,同时价格合适。”

随着跨境电商数字化更广泛、深入的发展,创业者加入的门槛将会越发降低。基于中国制造的产品多样性,大量商机还待发掘。

更多像冯长豪、覃鸥、漆华林一样的外贸小微企业创业者,正在路上。

上一篇:暂无上一篇
下一篇:暂无下一篇
  • 我要开店
  • 在线咨询
  • 活动日历
  • 获取报告
  •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