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妹子勇闯非洲,7年炼就大型机械“全球种草”女王
发布时间:2020-11-05
来源:卖家
1566

苏丹和埃及的交界处,离撒哈拉沙漠不远的地方,有着苏丹最大的沙漠金矿Abu hamoud

苏丹人Muatsim半只鞋陷在沙子里,掬一把沙,对李华丽道,别小看这地方,你用手一捞,全是金子。

河南尼罗河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尼罗河机械)总经理李华丽的长发被盘了起来,鸭舌帽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她穿着男式衬衣、休闲裤和皮鞋。来之前,Muatsim把男装塞到李华丽手里,沙漠矿区没有女人能进去,你要把自己打扮成男人。为了保护李华丽,他在腰间藏了把枪,还在鞋子里塞了一把匕首。

穿着大白袍的淘金者,在风沙中影影绰绰。他们脸上包裹着纱巾,弯下腰,在沙漠中缓慢移动,用手上的金属探测仪寻找沙金。找到金子的大致区域后,他们把沙金装进筛子,迎风扬沙,细细闪闪的金子沉下来,落在筛子里。

这些淘金者用最原始的方法收集金颗粒,最终制成金条。而李华丽从阿里巴巴国际站售出的中国造淘金机器,能让这一切变得更有效率,制成的金条更纯。

“丽丽,你的机器会改变这些淘金者的命运。” Muatsim肯定地说。

非洲淘金机械“女王”

Muatsim把李华丽带到位于苏丹首都的金子楼,这个取名直白的大楼里,全是掘金人。

Muatsim说,大楼里的黄金商人,都以用你们家的机器为荣。说着,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从保险柜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条6—7厘米长的金条,放在李华丽面前。这个金条,就是用你的机器加工出来的。

李华丽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金条,觉得不可思议。“看起来就比巧克力块大一点。”她低估了金条的重量,一只手接过来,差点没拿住。“这金条看起来小,却有5公斤重。” Muatsim提醒她。

黄金在自然界中的存在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存在矿山的石块中,另一种就是沙金,作为独立体存在于河道、沙漠中。

2013年,李华丽第一次到非洲,当地的淘金者,大多用手工锤石块,或者用筛子扬沙,这种十分原始的手工淘金法得到金子。但这种方式不仅效率低,最终产出的金条纯度也不高。

而李华丽从中国带来的机器,是先把沙金和矿石进行研磨,将金颗粒解体。再用水银抓住金子,将收集的金子放进金子楼的冶炼炉,最终炼成Muatsim放进保险柜的金条,其效率和纯度都不是手工能及的。

用了7年时间,李华丽将自家的选金设备,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卖到了非洲、中东、东南亚、南美洲等地。在非洲的黄金机械市场,李华丽家的设备占领了60%的份额,其中,肯尼亚、苏丹等国家的市场份额超过79%

“到线上去”!转战国际站

李华丽出生在河南郑州。她父亲是一家国营机械厂的技术员,负责开发和维修“破碎机”、“皮带机”等机器。

国有企业改制后,李华丽的父亲成了下岗潮中的一员。他拿着攒下来的积蓄,带着几个老技术工,开了一间作坊,生产矿山机械,这间作坊就是尼罗河机械的前身。

90年代后,国家重视铁矿、铜矿等矿产资源。同类机械厂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父亲生产的矿山机械,不愁销路。但大部分的订单,并不是主动拓展的,而是来自熟人中间商。

2000年代中后期,我国的矿产资源形势变得严峻。矿产资源浪费、损失严重、资源回收利用水平低等原因,让不少煤、铜铁矿厂面临倒闭。连带着,国内的机械市场,也出现下滑趋势。

几乎同一时间,非洲的黄金市场火了起来。在郑州,不少和李华丽父亲同一时期开作坊的人,都开始做外贸,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把机械卖到了非洲。而父亲只能从别人那里,分一些别人做不完的活儿。“父亲半辈子都在钻研机器,却不懂经营。”

李华丽16岁就上了大学,她选了国际贸易专业。报考专业时,她心里有一个念头,别人能将机械卖到非洲,我们家为什么不可以?

毕业后,李华丽在郑州一家外贸公司工作了两年,见识了电商企业的管理制度,学会了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开店,接外贸订单。

2013年,李华丽回到父亲的工厂尼罗河机械。在她脑子里,已经有无数个想法,要将父亲的工厂,搬上阿里巴巴国际站。

在这之前,父亲的工厂一直是“人情制度”。没有上下级,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厂里几乎全是技术工,没有销售体系。“年终分红时,遇到家里有困难的员工,即使对方当年的表现并不好,父亲也会多分他一些。”

李华丽力排众议,建立起了一套管理制度,招了一批年轻人,成立专门的电商团队,在全厂的大会上,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员工很不屑,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反对李华丽,“不要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个丫头片子懂什么。”

但外面的所见所闻让李华丽坚信线上化将是跨境贸易的大势所趋,她一边扩充团队的同时,一边积极投身阿里巴巴国际站的育商活动。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和海关进出口数据对比分析,她进一步明确非洲是淘金机械潜力巨大的市场。为了抢占这个市场,李华丽考察了当地客户的采购习惯之后,做出加投非洲市场的决定。

李华丽的决定最终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尼罗河机械在阿里巴巴国际站的店铺,来自非洲的订单接踵而至,不到半年,工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家传统的机械工厂有了越来越多信息化、数字化的味道。有接受不了新玩法的老员工干部感到失意,选择离开,也有头脑灵活的年轻人如鱼得水,干劲十足。

丽丽非洲“历险记”

李华丽与非洲的深度结缘,始于2013年在天津的一个矿业大会。在那场大会上,李华丽认识了苏丹人哈米德(化名)。这个高大的非洲小伙告诉李华丽,自己买的矿山机械,零件出了问题,想请她去非洲看看。

李华丽带着工程师去了趟苏丹,发现哈米德竟然是苏丹国防部的采购负责人,他领着一个体型彪悍的持枪保镖,来接她去矿区。路上,李华丽看见不少巡逻的皮卡车,车上架着机关枪,穿着制服的军人戒备地看着周围。

李华丽和工程师,爬了好几座矿山,确认机器的问题所在。回国后,她给哈米德寄去了需要更换的零件。后来,李华丽成了苏丹国防部的供应商,哈米德告诉她,她的零件让矿山增产了30%,哈米德的贡献还被国家点名表扬了。

那时,李华丽已经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接到了不少非洲订单,这些订单,让李华丽萌生深入探索非洲市场的想法。她和在苏丹的中间商Muatsim跑遍苏丹,寻找仓库,办理海外仓手续。

有一次,他们开车到苏丹最繁华的闹市区,Muatsim下车办事,李华丽留在车里。突然,一个脸型偏瘦,面目凶煞的当地人拉开车门,抓住李华丽的胳膊猛地往外拽。李华丽心里一慌,对着车外大喊“help,条件反射般抓紧车椅背。

对峙了两分钟后,对方放弃了,转身跑进人流。李华丽松了口气,却发现自己的包被人从另一边偷走了,里面装着她的护照、身份证,和500美元现金。

后来,苏丹警方帮李华丽找回了包,里面只剩下证件。

在非洲,危险时刻存在,但对李华丽来说,深入当地市场,了解客户真实需求,是作为中国供应商的最基本要求。海外仓在一次次艰难险阻里终于建成,那之后,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接单,实现本地发货,尼罗河机械的效率大大提升,来自非洲的订单顺势大增。

疫情之下的惊天大反转

生意逐渐做大的同时,李华丽更加珍视公司在当地的品牌效应。曾经有一次,公司派驻苏丹的工程师发现,机器铸件里存在砂孔。“加工黄金的机器里,存在砂孔并不影响机器的运转,但黄金会因此漏进孔里,影响铸件的使用寿命。”

当时,这些机器已经分布在苏丹20多个矿区里。李华丽当即决定,将这些机器的铸件全部召回,给客户派发新的铸件。

工程师到矿区做召回工作时,客户大多已经开始了黄金加工,对砂孔并不在意,但他们很高兴。“中国人很有责任心,发现问题主动解决。”

哈米德知道后,还为李华丽的机器大力宣传了一波。那之后,苏丹的黄金商人中间,流行一句话:“买车就买BMW,买机械就买尼罗河。

这次召回,李华丽损失了近百万元,却得到了一批忠实的客户,她认为很值。

这些年来,李华丽每年约有四分之一的时间会待在非洲,除了苏丹,她还会在南非、肯尼亚等国家不定期考察。

今年的疫情让李华丽没办法去非洲,但她和业务员已经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做了多次直播,还带非洲客户VR看工厂,介绍机器,因此反而增加了不少新客户。整个公司的业务发展也进入前所未有的快车道。

3月,一个肯尼亚客户,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找到李华丽,直接下单了500万美元的订单。3月新贸节期间,尼罗河机械在国际站的店铺曝光量同比增加90%,点击量同比增加123.1%全类目都,询盘量同比增加80.6%, 到5月份各项数据再创新高,询盘量同比增加121%6月份,李华丽成为平台星等级5星商家。在今年7月的线上工业展上,尼罗河机械在跨境直播和短视频取得了平台第一的成绩。

时至今日,李华丽成功地让一个纯线下,模式老化的工厂,变成了90%线上外贸的新工厂。今年,即使在疫情的影响下,工厂的业绩相比去年,仍翻了一倍。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成交的。我们店铺在国际站的成交率最高能到12%,而其他平台最多2%她说。

在刚刚落幕的首届外贸新势力大会上,以独特的营销方式和优异的业绩表现,李华丽从众多商家中脱颖而出,摘得2020外贸新势力十大青年有戏大奖。

图说:1028日,李华丽获得2020外贸新势力十大青年有戏大奖

现在,工厂里,没有人会再说她是“小丫头片子”。(作者:郑亚文)

上一篇:暂无上一篇
下一篇:暂无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