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SOHO,每天工作十小时,这只外贸老将靠专业和自律年赚160万美金
发布时间:2019-05-20 19:43:20
来源:阿里巴巴国际华东站
720

十一年外贸老将,跳出大公司,

二十平米斗室打天下。

何勇斌,是做了11年进出口贸易的业务“老鸟”,也是单飞5年并选择组建团队的创业“新军”,从皮鞋内贸到汽车用品出口生意,他的一路都是被人“拉”着前行。一个人对抗寂寞,到组建团队共同前进,上海奔波16年,他在20平米的斗室里让中国制造走遍世界。

清晨八点半,何勇斌准时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打开电脑,查收邮箱里躺着的十几封邮件。

前一天工厂发过来的产品图细节不理想,重新拍摄后终于发送过来。国外买家看到网站上发布的产品,夜里发来3封邮件询问产品材质信息,需要用英文一字一句描述清楚。上周出了一批货,货物的物流信息需要更新给买家……

和无数个外贸从业人员一样,何勇斌的一天从查看邮件开始,早8点半到晚6点,电脑前10个小时的坚守是他每天的工作,5年以来天天如此。不同的是,处理这些工作的,只有他一个人。

这家公司只有20平米

他的办公室租在离虹桥机场只有13公里的工业园区内,这里聚集了上百家中小规模的加工厂、办事处和仓库,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穿插其中,载满货物的大车进进出出,每个车辙印都见证着这片区域的繁忙。

何勇斌在办公室墙面上张贴经典格言来警醒自己,“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格言联璧•处事》”“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庄子·渔父》”。

这间办公室面积有20平米左右,中间2个矮柜将房间一分为二,一半划分成办公区,另一半是会客厅。办公桌的手边,一人高的白板上用英文写着密密麻麻的订单信息。办公桌身后和会客厅墙边的位置留给了产品展示架,公司主营的安全座椅、车载冰箱、扶手箱、车内工具一应俱全地陈列在展架上。这20平米的空间虽然紧凑,可五脏俱全。

听到客厅脚步声,正在跟工厂电话核对产品图样的何勇斌从产品架前站起来,示意我们先坐下休息。在跨境进出口领域经营10多年的商人,跟眼前这位身高一米七六左右,身穿 Polo 衫,面容白净,书生气质的何勇斌难以联系起来。

放下手机,何勇斌站起身憨厚地笑了:“不要叫何总,喊我 Micheal 就好啦。欢迎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刚招过来的业务员。”他兴奋地分享好消息,“你们来得真巧,今天是他上班第一天,我可算是结束了单打独斗的日子。”

从2012年到今天,单飞五年的 Micheal 终于选择团队作战。

皮鞋越低端越难卖

单飞前的 Micheal 在上海的一家汽车用品进出口贸易公司做业务员。

2000年刚毕业的他起初是不想来上海的,几个已经到上海的大学同学拼命打电话,反复劝说,“你来!我们房子都找好了,就差你了。”

初来乍到的 Michael 两眼一抹黑,没有经验的他投递简历石沉大海,去人才市场也一无所获。“要是再找不到工作,我们就去工厂,四五百一个月也行。”一个同学劝慰大家,“我们一定要坚持,说不定哪天就有惊喜呢!”

果然,惊喜如约而至,Micheal 找到了一家台资公司的工作,在这个行业一干就是11年。

2011年,踏踏实实干了11年的 Micheal 受到一个老客户的“怂恿”。“因为一直带客人去工厂跑,客人什么都跟我聊。”突然一天客户建议,“你要不要出来做我们的国内代理?”听者有意,Michael 就此动心。拉他出来的客户是做皮鞋的,Michael 的创业选择从皮鞋内贸入手。

2011年的中国,高铁网络从南向北迅速蔓延,京沪、广深高铁建成通车,国内生产总值接近52万亿元。在经济蓬勃发展的这一年的 Michael 却面临着巨大的难题,怎么让百元以内的皮鞋在全国市场热销?为什么皮鞋市场上越低端越难卖?Michael 穷尽各种努力,依然没有起色。

内贸当然不比外贸轻车熟路,低端皮鞋让他倍感吃力,一年的探索和摔打无果后,Michael 又回到了自己轻车熟路的老本行——汽车用品的出口贸易。

一个人的工作,其实,非常寂寞

过往十几年的积淀,让他懂产品、懂客户、懂工厂、懂单证、懂物流,于是主营汽车装饰类及工具类产品出口的上海铭孚有限公司诞生。从老板到业务员、跟单员、单证员,他把自己解构并组合,一个人也要像团队一样工作。

起初的 Michael 还没有这间办公室,家中的一角就是他的工作台,从接单、到下单给国内工厂,从回复询盘到跟踪订单,全部在家里完成。“有时候也会没什么自制力,想站起来看会儿电视什么的。”工作琐碎,效率也低。

为了和惰性作战,他给自己租了一间办公室。“非常寂寞。”回忆起每天一个人上下班和面对一切事务的工作状态时,Michael 说,“这栋楼人气也不旺,对面有一家公司和我的上下班时间相当,每天只有一个小姑娘坐着,这真是一栋寂寞的办公楼。”在对抗寂寞的过程中,需要高度自制,“我给自己做时间管理,每天八点半上班,六点下班,周六会上半天班,晚上从不加班。”五年如一日,他对抗的人是自己。

我最大的快乐来自与买家一起成长

没有团队,就意味着所有的问题和风险都要自己来扛。

2015年,一位美国的老顾客采购了一批椅套,一个终端客户反馈椅套有染色的情况。Michael 怎么都想不到,质量严格把控、样品反复确认的产品竟会出现问题。一贯淡定的他,在排查问题时焦灼了起来。

经过调查,发现是温度过高引起的个案,并不代表货品整体质量不过关。Michael 还带着从美国飞过来的顾客下工厂、看产品、改进材料,最后因为这份认真和坦诚,反而赢得了顾客更多的订单。“讲一句实在话,再大的事儿,到明天都不是事儿。大不了重新再来。”

一个人做外贸的这些年,最让 Michael 欣慰的,当属看到客户跟着自己一起在成长。“我有个澳大利亚的客户,我见证他在阿里巴巴上成长起来的。他第一笔订单很小,下了1000个椅套的订单,款式挺特别的。现在他已经做得比较大了,一年大概能走几十万美金的订单。”和客户一起成长的 Michael,去年也做到了160万美金的交易额。

买了房和车 在上海扎下根。

从被同学劝来上海到现在的大有作为,转眼间20多年过去了,几个有了衣服一起穿、工资到手全分掉的年轻人都成了歌里唱的老男孩。当初的那些愿望,也都一一实现。

“以前,看到马路上的车,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买辆车,估计这辈子都实现不了。来上海后发现这个事情很容易。”2005年的 Michael 还做了件让父母诧异的大事,心血来潮的他去售楼处看房,第一天下午看,第二天就交了订金。这个被“拉”进外贸圈的老男孩在上海安家扎了根,还有了一对令他骄傲的儿女。

当年的那几个同学,现在都有了自己的公司。当初那个劝说大家咬牙坚持,期待惊喜的男孩如今经营着帽子生意,在行业内风生水起。

一切仿佛都水到渠成,但其中的艰辛路程,Michael 不愿多说。“在外贸这个行业里,像我这样孤军奋战的人有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

为迎接更多的生意机会,单飞许久的他迎来了团队的第一个成员。20平米的办公室里也准备好了4个空余工位,在 Michael 律己的格言海报下等待着它们未来的主人。

赞
赞
上一篇:暂无上一篇
下一篇:暂无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