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主动防控和积极培育并重,提升企业知识产权意识
发布时间:2019-04-28 12:00:00
来源:阿里巴巴国际站
960

中国海关:正面监管趋严,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产权保护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是塑造良好营商环境的重要方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总书记的这些论述,正是中国海关严密监管,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指导思想。

2018年以来,中国海关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职能设置更加优化、执法手段更加丰富、对外合作不断拓展、执法成效更加明显、各项业务指标稳步提升。据海关总署综合业务司副司长金海介绍,2018年全国海关共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4.97万次,实际扣留4.72万批进出境侵权嫌疑货物,同比增长146.03%,涉及2480.02万件货物。

金海表示,在执法方式上,海关知识产权保护执法以依职权主动查扣为主,侵权货物查发主要集中在出口环节,2018年共在出口环节扣留侵权嫌疑货物2439.13万件,约占全部扣留货物数量的99.48%;东部沿海地区海关仍是海关执法的主战场,宁波、杭州等全国排名前十的海关合计扣留侵权嫌疑货物2362.9万件,约占扣留总数量的95.27%;在查扣货物方面,海关查扣货物以侵犯商标专用权货物为主,主要涉及轻工产品、鞋、电子产品等类别。行邮渠道查获侵权货物批次增幅明显。

当天海关还发布2018年海关知识产权保护10大典型案例,其中包括青岛、天津、北京、昆明、大连海关去年8月共同开展的“龙腾”行动查办侵权系列案。

据介绍,此次“龙腾”行动为期4个月,以汽车配件、药品、农药类产品为执法重点,共扣留侵权嫌疑货物309万件,案值6114万元,挽回企业直接经济损失1.6亿元。

金海表示,今年海关将继续保持打击进出口侵权的高压态势,针对重点地区、重点领域、重点渠道的侵权行为实施重点打击,加大处罚力度;推动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和服务水平再上新台阶,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良好投资环境。

阿里巴巴:数据+技术驱动,主动防控侵权风险不遗余力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成为品牌最值得信赖的伙伴。”阿里巴巴集团高级知识产权顾问樊俊伟分享了阿里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所采取的治理机制,更重点介绍了由数据和技术所驱动的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平台。

“这应该是全世界领先的线上集投诉、数据处理跟后期反馈一体化的平台。权利人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处理其知识产权相关事宜”。樊俊伟说。

阿里巴巴平台每年涉及知识产权纠纷事件的处理量巨大,通过传统的人工方式已无法满足处置需求。阿里巴巴注重打造大数据分析和技术相结合的风控体系,通过诸如语意识别、图片识别、算法模型等手段来快速识别侵权商品链接,并快速有效处置。樊俊伟表示,“通过这样一个主动防控,主动风控的系统,我们每年自己主动发现识别到的侵权商品量皆是每年受理投诉量的20多倍”。

值得点赞的还有阿里的线下打假。樊俊伟介绍说,所有的假货的最终来源是来源于线下,如果不对线下制假能力进行彻底摧毁的话,整个打假工作效果是打折扣的。阿里巴巴对于打假态度非常明确。除了提供侵权犯罪线索给执法机关外,还会与执法机关开展执法协作,提供数据和技术支持,从而更好更快地帮助执法机关发现线下一些侵权商品的来源地,协助执法机关做更快的打击行动。

2018年,阿里向全国公安机关推送远超5万元起刑点的涉假线索1600多条,协助抓捕涉案人员1900多名,捣毁窝点1500多个。其倡导成立的阿里巴巴打假联盟(AACA),目前已有130多个会员单位。该联盟正以共同为知识产权保护营造健康的生态为使命,努力保障每一个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外综服平台:中小企业权利意识任重道远,积极培育+防控风险

与成熟市场相比,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仍然任重而道远。近年来,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快速发展,有效降低了中小外贸企业的成本,壮大了外贸企业主体,对促进我国外贸转型升级具有积极的意义。但外综服企业在伴随外贸高质量发展壮大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出现了部分客户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

一达通副总裁肖锋在会后表示,由于体制机制、法律环境、自身治理水平等内外部因素,广大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着知识产权意识薄弱、自主知识产权容易被侵权,也容易侵犯别人知识产权等困境。不少中小企业对侵权的概念存在误区,也不清楚侵权行为后果的严重性。

“如有客户认为,产品如果在国内正规厂商采购再出口的,产品的构成零件上自带LOGO,都不会构出侵权。甚至有客户不认为产品上印制了别人的LOGO也会侵权。OEM(代工)模式下,因为LOGO为国外买家指定,不是自己故意印的,就不构成侵权。这些错误观念可能造成的后果是相当可怕的”。肖锋说。

另一方面,有的企业虽然有权利意识,但对侵权行为的辩别能力却非常弱。客户往往无法辩别哪些LOGO属于品牌需要申报或可能涉及侵权,不知道品牌是否有在先注册或备案。

为了切实解决中小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薄弱、容易陷入侵权与被侵权纠纷的困境,帮助他们有效保护自主品牌,阿里巴巴一达通专门设立了通关研究院,设计了海关知识产权保护课程,通过线上直播、线下讲座、考试积分、信用管理等手段去透传到每一个客户,有效提升中小企业的知识产权意识与侵权防范能力。2018年以来,共开设130多场赋能课程,覆盖企业一万多家。

与此同时,一达通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专业的知识产权相关增值服务:如协助客户在出口前评估是否有通关侵权风险、建立知识产权服务群,安排专家全天候在线解答疑难问题、协调客户与权利人达成和解。另外,还从完善产品端入手,加强了知识产权的风控审核,在订单审核环节拦截了多起疑似侵权订单。这些措施很大程度上化解了侵权风险,2018年4月以来,一达通平台没有发生过侵权案件。

肖锋说,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也是知识产权体系的核心,希望中小微企业提高知识产权重视程度、避免侵权,同时提升自身品牌意识树立企业形象,方能在国际贸易市场中立足。

新业态:亟待政策突破,处罚真正侵权者

对侵权的责任主体认定也是本次会议备受注的话题。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大数据的应用分析,产生了一系列的跨境零售平台、外综服平台等新业态。但现行外贸监管体制并没有对平台和一般主体加以区分。发生侵权时海关往往首先处罚平台企业。实践中,甚至出现行政处罚中海关处罚平台侵权,民事诉讼中法院却判决平台不侵权的情况。

肖锋认为,这种情况对新业态发展是不利的。海关等监管部门加强对侵权行为的治理是好事,说明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重视。但另一方面,外综服等新业态的发展,也需要海关在确保有效监管的同时准确厘清侵权主体,明确侵权责任,处罚真正侵权行为人,这样才能真正解脱缚在平台上的枷锁,释放新业态的应有活力。

曾经在海关工作多年的北京睿库贸易安全及便利化研究中心主任江小平表示,法律要讲究公平,最终能够把侵犯知识产权的真正肇事者抓到。“就好比快递小哥送了一个内藏爆炸物品的快递,发生了爆炸案后,公安是应该抓快递小哥,还是应该抓制造爆炸物品的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潘伟提到,在审理网络电商侵犯知识产权案件时,往往会考虑行为人到否是销售商。如果是,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不是,仅仅是提供了一种服务或者仅仅提供平台,没有参与实际经营,是否应承担责任,就需要推敲。既要让网络服务商尽到一定的义务,但也不能苛求过高的义务,为其发展提供一些空间。外综服平台和跨境电商平台是有相通之处的。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蔡乐渭表示,行政处罚罚的是违法行为。谁违法了就应该处罚谁,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违法。海关知识产权的保护过程中,毫无疑问应该处罚实际侵权的违法行为,一概要求外综服企业承担一切的全部责任是不合适的,应该按照过错程度判断承担相应的责任。

具有多年海关执法经历的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吕友臣律师指出,现行海关处罚原则是谁进出口就处罚谁。2017年3月份总署已有所突破,确定可以将有过错的实际进出口企业与收发货人共同处罚。这也反映了海关对违规责任主体的认定已经有所变化。希望海关法修订能对行政处罚的过错认知到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边界等内容一并考虑。

通过上面思想交流碰撞,不难发现,政府、行业、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认识越来越趋于一致。“谁有错,处罚谁;谁侵权,谁担责”,已经成为包括海关在内的政府部门的共识。新业态发展亟需海关立法的完善,厘清当中的法律责任,处罚到真正的违法主体,这样才能真正解脱缚在平台上的枷锁,释放新业态的应有活力。

赞
赞
上一篇:暂无上一篇
下一篇:暂无下一篇